TOP榜写作榜手机小说

最近更新新书入库全部小说

后宫小说网 >> 渡佛 >> 番外九

这场道侣大典在沧澜大陆无数修士的见证与祝福下顺利落幕, 场面盛大到足以载入史册,引得后来者遐想神往。

喜房的花灯足足燃尽一夜。

直到日上三竿, 了悟摇醒衡玉喂她用些东西。

吃了些东西, 衡玉还是懒洋洋的。她倚在了悟身上,把玩他骨节如玉的手指。

了悟往里挪动些许,让她能靠得更舒服些。

就在他思考该怎么开口时, 衡玉先他一步开口。

“了悟。”衡玉把他的手放到她颊侧, 她抬眸瞅他,漂亮而干净的眼瞳里带着笑意, “合欢宗的事务已经处理得差不多了, 接下来一段时间, 长老和弟子们该闭关突破的闭关突破, 该好好修炼的好好修炼, 暂时没别的大事。我陪你回西北之地吧。”

了悟微愣:“洛主……”

“我知道你有很多事要忙, 我陪着你。”衡玉扳着他的手指,跟他谈条件,“不过, 你把合欢宗的长老拐走, 等你忙完了是不是要陪我回合欢宗充当苦力?”

有关这件事, 早在道侣大典刚开始筹备时, 衡玉就已经跟她师父、掌门沟通过。两人也都表示理解:西北之地的事情更加重要。

了悟没说话, 他心底酸酸胀胀, 那种情绪几乎要将他淹没, 只有在真真切切搂住她时才能得到缓解。

-

在宗门里多停留几日,陪着了悟欣赏够合欢花,衡玉随着无定宗的飞船一块儿回西北之地。

她在船舱里待不住, 走出甲板吹风。

刚在原地站定, 身后突然传来一阵脚步声,伴着熟悉的笑声一块儿送进衡玉耳里:“看到我给你们置办的贺礼了吗?”

衡玉两只手撑着栏杆,回头看向了缘:“并蒂花千年才盛开一朵,我和了悟都很喜欢。”

并蒂花,顾名思义,一茎生两花,又名为合欢莲,非常合适作为道侣大典的贺礼。

了缘走到衡玉身边,学着她的动作握住栏杆。

他身上的僧衣松松垮垮挂在身上,唇角笑意邪肆不拘。

“我才不管他喜不喜欢,你觉得好就行。”

衡玉忍不住笑:“既然已经不喜欢我,又何必说些惹了悟误会的话。”

“你怕他吃醋?”了缘眉梢微挑。

“他不会因为这些事吃醋。”衡玉说。

“也是,你的言行始终都给他带来安心。”了缘转了个身,背脊枕着冰冷而坚硬的栏杆,“不过你说我不喜欢你,这就很令我伤心了。我明明这么欣赏你。”

喜欢这种情绪,的确不一定要触及男女之情。衡玉也不跟他咬文嚼字,直接转移话题问道:“你对欢喜佛法的理解似乎更进一步了?”

“是的。”了缘说。

贪噌痴念皆为欢喜佛的养料。

道侣大典那日,他站在台下,一路目送两位璧人,心底最后一份执念彻底淡去。

他的这场喜欢说来有些可笑,竟是起于她对了悟的偏爱。这样的情愫算是喜欢吗?了缘思索许久,觉得有些怅惘:其实他自己也不知道那到底是喜欢,还是得不到的执念在作祟。

大概是后者吧。

他虽修欢喜佛,其实比他的师兄更不知如何爱人。所以道侣大典那日,他是由衷祝福着衡玉和了悟。

两人安静下来,站在一起吹风透气。直到了悟在厢房里等了很久,拿着外袍出来找衡玉时,了缘才笑道:“那我回去休息了。”

即将走进船舱,他们两人的对话声顺着风传进了缘的耳里。

“手冷。”

“要回去吗?”

“房间太狭小了,回去待着很闷。”

“那贫僧用灵力帮你暖手。”

……

这些对话听起来如此平淡琐碎。

了缘抬手伸懒腰,以手掩面打了个哈欠。

也许正因如此,他才无比肯定,即使漫长岁月过去,他们还会一如既往情深。

甚至——还会随着岁月的流逝,越发情深入髓。

-

西北之地的局面比三个月前好了不少,但还是很糟糕。前脚刚踏入无定宗,后脚衡玉和了悟就去找圆苍掌教,从他那里各自领取任务。

衡玉主要负责帮忙安定民生,了悟主要负责净化各地的邪魔之气,不给邪魔卷土重来的可能性。

圆苍掌教很通融,基本是将两人安排在一地行动。衡玉去哪个城镇,了悟就跟着去哪个城镇净化。

时间转瞬而逝,这天傍晚,了悟打包好热乎的栗子走回家,推门走进院子里。衡玉正坐在秋千上等他回来,瞅见那包栗子,什么话也没说,直接朝他张开嘴。

了悟乖乖喂她。

吃过几颗栗子,衡玉突然说:“周城的事情忙得差不多了,我需要闭关突破化神期。”她体内的灵力已经水到渠成了。

忙活了好几年,民生基本都安定下来。

在无数佛修的努力下,西北之地的邪魔之气已经稀薄得微不可察。

了悟问她打算在哪里闭关。

“这回闭关需要好几年时间,主要看你打算去哪里,我就带着你身边闭关。”

“那我们去封印地吧。”

了悟用指尖抚摸她眉心那梅花花钿,这是今早出门时他为她贴上的。

了悟温声道,“你在佛殿里闭关,贫僧在你旁边守着,顺便净化封印地的邪魔母气。”

外界的邪魔之气已经很稀薄,后续可以交给其他佛修来净化,对付邪魔母气却非他不可。

两人沟通好,先回无定宗见圆苍掌教,与他沟通得到允许后,启程前往封印地。

封印地与以前并没有太大区别,依旧是死气沉沉的枯朽模样。陪伴了悟两天,衡玉走进一处空的厢房,关紧房门后陷入闭关状态。

灵力一寸寸增加,速度虽然非常缓慢,但好在一切顺利,突破化神期是水到渠成的事情。

衡玉的识海慢慢盈满,当识海撑到极致那一刻,她催动灵力疯狂撞击识海的某一点。识海爆炸的声音在耳畔回响,衡玉被震得直接闷哼出声,她连忙稳住心神,继续冲击。

成败就在此一举,而最终——化神期的气势从她周身弥漫开!

衡玉还没来得及欢喜,神识突然天旋地转,她跌入幻境考验里。

-

参天的菩提树林立,威严而肃穆的佛殿藏在林中,衡玉站在外围只能隐约瞧见佛殿屋檐一角。

“无定宗?”

衡玉低头看了眼自己的手,隐隐能看到血管里血液在潺潺流动,这幻境真实得毫无破绽。

对于自己的幻境考验和无定宗有关系,衡玉并不觉得奇怪。她所心心念念的不过就那么几样东西,了悟是毫无争议的第一。

在原地站立片刻,衡玉沿着石子路继续往前走。

她在无定宗待了有一段时间,很清楚自己现在身处什么地方,也知道该怎么从这里走出去。

绕出石子路,途径一处空旷的广场。这时候正是冬日,天气干燥而酷寒,鹅毛大雪簌簌而下,衡玉随手拂去肩上积雪,正打算穿过广场走去前面的佛殿,突然听到一阵稚嫩的诵经声。

衡玉顺着这道声音看过去。

声音是从广场边缘那座凉亭里传出来的。此刻,四面透风的凉亭里坐着个穿着青色僧袍的小佛修,他看上去只有十岁左右的模样,背对衡玉乖巧坐着,眼睛一刻不离经书。

不知道为什么,衡玉冥冥中有种奇妙的预感。她踩着积雪走向凉亭,在逐渐接近凉亭时,小佛修似乎是察觉到动静,扭头看向她。

在看清小和尚的容貌时,衡玉就知道这种奇妙的预感并没有出错——这是了悟小时候。

“阿弥陀佛。”悟九岁仔细打量她几眼,放下经书,双手合十行礼,“这位施主可是迷路了?”

“是迷路了。”衡玉笑应道,“雪下得很大,你介意我在凉亭里歇会儿吗?”

悟九岁摇头,请她坐下。

衡玉挑了离他最近的石凳坐下。

她坐下时,明显感觉到悟九岁的身体僵了片刻,似乎很不习惯与人这么亲近。他不自在地在石凳上动了动,展开经书继续按照先前的进度阅读,翻动书页的声音压得很轻,轻到几不可闻。

衡玉托腮,目光放在白茫茫的雪地里,似乎是在赏雪,余光却一直在打量悟九岁。

很快,衡玉注意到他眉心微微蹙起。似乎是在佛经上遇到了什么难题,他紧紧盯着那行字,下意识抬起手挠了挠头,一副很苦恼的样子。

了悟说他小时候并不可爱,这样还不叫可爱的吗!衡玉心下感慨,目光顺势挪到悟九岁身上:“我对佛经有挺多见解的,你介意告诉我你的困惑吗?”

悟九岁抬眸看她一眼:这位女施主看起来并不像是佛门信徒,但她身后功德金光滔天,比他师父的功德金光还要晃眼。

迟疑片刻,悟九岁还是把他的困惑说了出来。

即使是先天佛骨,在九岁时,对佛法的理解也很粗浅。衡玉虽然只是个半吊子,但解决这个困惑的水平还是有的。

等她三言两语解答完,明显感觉到悟九岁看向她时的神情放缓不少。

衡玉轻笑,顺势问道:“你怎么一个人在这里翻阅经书?”

板着稚嫩、还带着未消去的婴儿肥的脸,悟九岁说:“这里安静。”

师弟他们都太吵了,而且对佛法也不够上心,他不喜欢跟他们玩。

但各位师兄的年纪又比他大太多,不乐意带着他做功课,他每天都是自己寻个安静的地方待着。

衡玉脸上笑意渐深,她大概能猜到悟九岁现在的想法。明明婴儿肥都没消掉,声音还这么稚嫩,却在装大人,就——真的好可爱。

她起了作弄他的心思,继续问道:“我坐在这里会不会打扰你?”

悟九岁摇头,严肃道:“施主请自便,如果不能静下心来研读经书,那是我自己的问题,与施主无关。”

一本正经得衡玉都有些不好意思出声打扰他了。

当然,只是有些。

她垂眸扫一眼那本经书的封皮,在脑海里思索,回想起经书的内容后,开始给悟九岁讲解这本书。

她的话深入浅出,而且言论都非常贴合悟九岁的想法,悟九岁听着听着,忍不住连连点头,觉得这位施主真的没骗她,她对佛经真的有很多见解。

衡玉:毕竟这些见解基本出自几十年后的了悟本人:)

她丝毫没觉得拿了悟告诉她的东西来忽悠悟九岁有什么问题,一番交谈下去,悟九岁彻底放松下来,瞧她几眼,才想起来另一件事:“阿弥陀佛,施主,我还没问过该如何称呼你。”

“叫我洛主吧。”衡玉说。

“洛主。”悟九岁脆生生喊道,唇角不自觉上扬,“洛主称呼我为了悟就好。”

这么笑时,有个若隐若现的酒窝出现在他唇角,眉间那点鲜红的朱砂越发显眼。

他刚想开口说些什么,远处突然传来一阵叽叽喳喳的声音。

“了悟了悟,你怎么又坐在那里翻看经书,过来一起堆雪人啊!”远远地,一个粉雕玉琢的小和尚大声喊道,他裹得非常厚实,整个人看上去圆滚滚的像团球,于是就更加可爱了。

从他的眉眼,衡玉大概认出他的身份:了缘小时候。

悟九岁右手托腮,无奈叹口气。

衡玉听到耳边的叹息声,实在忍不住了,别开头压着声音闷笑。

等缘九岁走到凉亭边上,他看也没看衡玉一眼,直奔悟九岁身边,要伸手去攥悟九岁:“你一个人待在这里多无聊啊,快些走快些走。”

一个人?

悟九岁下意识扭头看向衡玉。

衡玉朝他眨了眨眼睛:是的,这场幻觉只有悟九岁能看到她。因为她的考验只和他有关系。

悟九岁不知道是怎么想通了,一瞬惊讶后,朝衡玉扬起个柔软的笑容。

他这回没拒绝了缘,跟着他们一起在广场上堆雪人。

可是了缘他们玩得疯了,全部只顾着自己玩,悟九岁从来没堆过雪人,他捧着一团不大的雪球,孤零零站在外围注视他们,想观察了缘他们是怎么堆雪人的。

“我教你。”衡玉说,走到他身边蹲下,开始滚雪球。

悟九岁撩起小版僧袍衣摆,蹲在她身边看着她的动作,突然低声道:“你是我的守护灵吗?”

“守护灵?”衡玉诧异。

“不是吗?”悟九岁有些委屈地扳了扳手指,“了缘他们前几天偷看人间话本,那里面的书生有个守护灵,只有他能够看到守护灵。守护灵陪着他不让他无聊,还教他科举,帮他教训那些对他不好的坏人。”

他那时候偷偷听了一耳朵,就在心里想,如果他也有守护灵就好了。

他不需要守护灵教他科举,不需要守护灵帮他教训坏人,如果守护灵需要,他还可以给对方很多很多好东西,只要对方能陪着他让他不那么无聊就好了。

“嗯……”衡玉想了想,用沾着雪花的手去抚摸他的小光头,“勉强算是吧。”

勉强?悟九岁抬眸瞅她一眼,不管是不是勉强,但现在有人陪着他了!

“我教你堆雪人?”

“好!”悟九岁用力点头。

只能说了悟的学习能力从小到大都很好,她稍微示范一下,他就已经熟练掌握堆雪人的技巧。

将从厨房顺来的胡萝卜插到雪人鼻子的位置,这个雪人就算是大功告成。

悟九岁还没来得及欣赏自己的杰作,有个师兄急匆匆朝他跑来,告诉他掌教有请。

悟九岁正准备过去找他师父,余光扫见衡玉,他停下脚步问:“洛主,你要跟我吗?”

衡玉点头:“对,我跟着你。”

悟九岁下意识压低声音,试探性问道:“不会被我师父发现吧。”

“我又不是什么坏人,不怕他发现。”衡玉笑,“而且,他不会发现的。”这里……毕竟只是一场幻境。

圆苍掌教完全是初见时的模样,眼前覆着白绸,跪坐在佛像前敲击木鱼。感应到悟九岁过来,他停下手中动作,转头直面悟九岁,抽查他的佛法进度。

抽查完佛法进度,圆苍摸摸悟九岁的头,笑着夸他。刚夸奖完毕,佛殿紧闭的门被人从外面用力推开,缘九岁噔噔噔跑进殿内,一头撞到圆苍怀里,语带哭腔道:“师父师父,刚刚了海师兄又抓蛇来吓我。”

“嗯?”圆苍哭笑不得,只好连声去哄吓得快哭出来的缘九岁,一时之间有些冷落身边的悟九岁。

在悟九岁感到失落前,衡玉慢慢蹲下身牵住他的手,说:“爱哭爱闹的孩子更容易受到大人的关注,但是,在他们心中,你和了缘都是同样可爱同样重要的。”

“而且以后你会遇到一个最偏爱最偏爱你的人。”

悟九岁侧头看她,张了张唇,用嘴型问道:像守护灵一样吗?

“不是守护灵。”衡玉笑起来,斟酌片刻该怎么解释,“嗯……就是你出现在她身边时,她的眼里只有你。”

悟九岁抿紧唇,似乎是理解了她话中的意思,有些羞涩地回握住她的手。

他问:“那你会离开我吗?”

“我会暂时离开。”

悟九岁抓重点的能力极强:“也就是说还是会离开。”

衡玉轻笑没说话。

悟九岁局促不安问道:“不能不离开吗?”

“可是,外面有个和你一样可爱的人正在等着我,如果我留在这里陪你,就要让他难过了。”

悟九岁抿紧唇角,那双黑润的眼睛里泛起淡淡水色:“你之前果然是在骗我的。”

衡玉倍感无奈,又觉得有些好笑:“我不会骗你。”

似乎是从她那坚定的语气里得到几分心安,悟九岁说:“但我不可爱,了缘教我撒娇我也学不会。师父他们都更喜欢了缘。”

“我觉得你可爱就够了。”衡玉说。

悟九岁眨眼看她,脸上终于重新浮现笑意。

衡玉站起身来,揉揉小和尚的光头,目光一直落在他身上,不断往后倒退,倒退离开这个幻境。

幻境考验,过。

化神期雷劫对衡玉来说并没有危险,她度过雷劫后,目光环视一圈,瞬移来到了悟身前。

手掌从他的胸口不断往上滑,落到他的颊侧顺势捧住他的脸。闻着了悟身上传来的雪松香,衡玉柔声道:“了悟师兄,我好想你。”

了悟亲吻她的鬓角:“贫僧也很想你。”

他一个人在封印地里净化邪魔之气,即使知道她就在一墙之隔的地方闭关,但不能揽她入怀,他这几年连睡觉都没睡过,从白昼到深夜,全部时间都用来净化邪魔母气。

呼吸纠缠在一起,衡玉抚摸他的脸颊安慰他:“辛苦你了。”

“不辛苦,贫僧已经将封印地的邪魔母气净化得差不多了,后续的事情可以交由其他同门负责。”

拥有着先天佛骨,又自行创出一条全新的佛道,即使是最难净化的邪魔母气,在了悟面前也毫无反抗之力。

所以他才能够在这几年里做好这么多事情。

衡玉歪头瞧着他,在他唇角轻轻吻了下:“你怎么能从小到大都这么可爱,这样很犯规的知道吗。”

了悟微微一怔,主动加深这个浅尝辄止的吻。

——她怎么能这么偏爱他。

——怎么办,即使将所有东西都捧到她面前,感觉都犹嫌不够、害怕不能讨她欢心。

第二日一大清早,了悟准时清醒。

他没有马上离开床榻,而是换了个更亲密的姿势去抱衡玉,在她额角慢慢蹭着。

衡玉被他蹭得有些不舒服,迷迷糊糊睁开眼睛推他:“快去做早课吧。”

“是让你不舒服了吗?”

“没有。”

了悟声音顿时委屈下来:“那为何不让贫僧抱。”

这下衡玉彻底清醒了,她瞪他一眼,笑道:“你不是一直抱着我入睡吗。佛子,你这就胡搅蛮缠了啊。”

了悟在她耳边轻笑,终于安分下来,掀开被子起身洗漱。

“我也起来吧。”衡玉以手撑床,慢慢坐起来。被子从她身上滑下来,她的头发有一小半都披散到身前,整个人散发着一种难言的妩媚。

“不再睡会儿吗?”

衡玉抬手掐他的脸颊:“我太久没见某人了,今天决定陪他一起去做早课。”

三个月后,无定宗派遣一批长老和弟子前来负责封印地后续事宜,衡玉和了悟回无定宗报告修整。

这么多年过去,西北之地已经逐渐恢复生息。那大片被灵火烧毁的森林,在邪魔之祸结束后,树木已经浴火新生,再过个上百年,应该就能恢复到原来的模样。

衡玉和了悟在无定宗停留半个月,将手上的任务收尾后,两个人启程回合欢宗。

在合欢宗里,了悟时不时给合欢宗少主们上课,绝大多数时间他都在钻研佛法、编写经书,顺便在南州传播他的佛道,为佛门广纳信徒。

衡玉也有自己的事要忙,并未特意看过他的经书。

这天傍晚,天空下起淅淅沥沥的雨水,衡玉撑着伞从外面回来,在屋内环视一圈,没找到了悟。

她转身进了书房。

果然,了悟正坐在窗边提笔慢慢编写经书。

衡玉轻手轻脚走到他身边,帮他整理散乱开的手稿,瞥见一段内容后微微愣住。

“怎么了?”了悟搁下毛笔,伸手牵住她的手。

“佛经上为什么会出现我的名字?”

了悟抬眸看她,笑道:“贫僧的佛道与你息息相关,出现洛主的名字不是很正常吗。”

“嗯……”

话是这么说没错,但衡玉总觉得,他这是公然在佛经上秀恩爱。

这人实在是太作弊了。

“给我换个代称吧。”

了悟顺着她的话想了想:“也好。”代称会更合适些。

经书编写完毕,了悟开始宣扬他的佛道,衡玉一直陪着他在红尘里游历。

随着皈依他所创的那条佛道的人越来越多,他身后的功德金光越来越浓,佛道第四朵大道之花的花瓣也在一点点绽放——

短短几年时间,大道之花便盛放到极致,佛道得证!

在这一刻,沧澜大陆无数佛殿里传来空灵的梵音,似乎是在庆贺人间有真佛显圣。

了悟刚刚宣讲佛法结束,正旁坐在高台上。

他眉间朱砂灼艳,垂眼看着下方信徒时,好似高居佛殿的神佛在垂眼注视人间,无情无欲,无悲无喜。

直到他的视线落到她的身上,那种淡漠瞬间褪去,眉眼之间道尽深情。

(全文完)

喜欢渡佛请大家收藏:(www.hgxsw.com)渡佛后宫小说网更新速度最快。

渡佛最新章节 - 渡佛全文阅读 - 渡佛txt下载 - 大白牙牙牙的全部小说 - 渡佛 后宫小说网

猜你喜欢: 当然是选择入魔元希修真录你好,凶手山有木兮农林大佬三千岁渡佛女配不做恋爱脑(快穿)隋宫烟云最后两千块春秋小吏天道亲闺女三岁半月明千里我有九个仙风道骨的师兄大师姐她不会死穿成反派的工具人征服异界从游戏开始大周女帝枷锁
完本推荐: 小千秋(明)全文阅读你打算萌死我吗[快穿]全文阅读别哭全文阅读偏爱全文阅读天道亲闺女三岁半全文阅读这个门派要逆天啊全文阅读武神全文阅读枷锁全文阅读微光全文阅读大主宰全文阅读女配不做恋爱脑(快穿)全文阅读超神学院之远客全文阅读首富刚上幼儿园全文阅读妖魔哪里走全文阅读灭运图录全文阅读鹅子,等妈妈捧你!全文阅读牧神记全文阅读上瘾全文阅读大师姐她不会死全文阅读高攀全文阅读
最近更新: 这个赘婿很稳健微光漫游在影视世界别哭晓组织的吉祥物守门之书大主宰金枝玉叶荣光[电竞]快穿之宿主你把刀放下入戏特别调查组[刑侦]最后两千块FOG[电竞]当满级大佬翻车以后大师姐她不会死替身女友不干了最强小农民山有木兮星卡大师(重生)诸天之发丘将军星际第一培育师反派家的小怂包高攀人在木叶:开局获得王权剑意诸天最强猎魔人容我放肆一下凌天战尊上瘾猎人之消失的记忆

渡佛最新章节手机版 - 渡佛全文阅读手机版 - 渡佛txt下载手机版 - 大白牙牙牙的全部小说 - 渡佛 后宫小说网移动版 - 后宫小说网手机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