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OP榜写作榜手机小说

最近更新新书入库全部小说

后宫小说网 >> 星际第一培育师 >> 番外

番外

霍里求婚后, 整个直播平台瞬间瘫痪,各大论坛、媒体新闻争相讨论, 但不管说的是什么, 帝国官方证实此事为真后,全宇宙无人不羡慕这一对。

女:统帅大人有权有钱还有颜,能嫁给他简直羡慕死人了!

男:苏娜年轻漂亮人美善良还拥有国宝级变异植物, 不提诸国如何哄抢, 重点是做饭贼好吃,能娶到她的人这辈子实在太幸福了!

比起星网上的各种说法, 诸国透过培育师协会伸来的手才是大事, 霍里苏娜一致决定, 婚期订在成年那一天。

这一操作, 顿时将整个言论声浪推上顶端。

[一个是帝国三军统帅, 一个是各国想要的人才, 两个都不缺钱,咋婚礼办得这么寒酸?]

[这叫寒酸?依我眼力,苏娜穿的那身婚纱至少百万来着, 别的不提, 光是上头点缀用的饰品, 随随便便一颗都能让一个家庭吃好几年。]

[贫苦市民看着这场盛世婚礼, 发出乡下人的赞叹声……]

[什么叫无知乡民, 说的就是你们!咱们鄂拉图曼帝国就是在外地结婚也得回国举办一场婚宴伴侣大典, 这是传统, 也是受到众人祝福的一个俗礼,所以这场婚礼不过是个添头,重头戏在后头呢!]

[结婚可累人来着, 这还两次, 简直了!]

[要我有这么优秀的对象跟财力,结几次、跑几趟婚宴——那有什么问题!]

[难道只有我觉得我娜主播美翻了?]

[不,我也觉得!]

[+1]

[+2]

[+3……]

认真说来,这场婚礼也没什么,主要原因还是——

一、帝国人向来成年后自己住,长年累月下来的文化,令长辈们不会对小孩婚礼指手画脚。

二、苏娜对婚礼没要求,全权交给霍里处理。

三、苏鸣向来看闺女做事,闺女都没意见了,他更不会有什么不满。

四、钱到位,要什么样的婚礼还是再困难的事,对包到好的婚办公司而言都不算问题。

五、苏娜自认自己还小,苏鸣身体不好想留她几年,她自己不想嫁过去后面对有的没的事,让霍里趁这个时间点处理好。

也是这些总总,待霍里回国处理好琐碎杂事,苏娜才会一同回去进行各种俗礼,顺带利用这些时间,将个人事业做个明确的规划。

她的事业会因为婚姻有所改变,但绝不会为此走下坡或放弃。

这是苏娜对婚事最大的要求,也是一开始跟霍里说好的,便是霍里不愿意一结婚就分开,在清楚苏娜性子、帝国那些乱七八糟的事不解决只会消磨掉苏娜本就不怎么期待去帝国的想法,只能接受这样的提议。

所以霍里再忙,也会抽空回托塔星,抑或借视频聊表思念。

就是这样的日子到底空虚,于是末了,霍里极尽所能的缩短这个时间。

苏娜以为霍里至少需要三四年的时间来处理,但她忽略了某人的在意程度与积极性,不到两年时间,就被霍里视频告知。

“我处理好了,过几天接你回国。”

苏娜:“……这么快?”

“再不快,你心要野了。”霍里语气幽幽。

“哈哈……是啊,我都要忘了自己是个有伴侣的人了呢。”苏娜揶揄他,又瞧视频里的某人眼下带着青色,脸上是藏不住的倦意,忍不住说:“你这么心急干嘛,我不会跑掉,别把自己累着了。”

视频里,霍里没什么表情的淡漠神色上,瞬间因为翘起的唇角消融了几分棱角。

“我想你了。”

简简单单的一句话,饱含了思念与情意,还在改良作物、忙活的苏娜听了,动作微微一顿。

谁都喜欢听情话,苏娜也不例外,就是……心里有那么几分臊。

但苏娜还是说:“我也想你了。”话落,眉眼弯了弯,“什么时候到托塔星?”

“明天。”

苏娜:“……”

“你都不给我时间准备的吗?”

“你准备了两年,还不够?”视频里的霍里睨了眼她手里的作物,明显的告诉自己,他吃醋不是滋味了。

苏娜看的想笑,“你是喝了醋还是踢倒醋坛子?”

“都有,所以,”霍里停顿了一下,在副官瞪大眼、一副不敢相信下,伸手拉上舱窗,隔绝被窥听的可能,“所以快来安慰我。”

苏娜这下是真的笑了。

两人视讯了这么久,某人从一开始的短言短语到能扯东扯西,还能借题发挥的、完全面不改色的撒娇,这其中的变化她感受最深。

当然她也因为霍里这般,多少改变了些。

比如现在,听他这么说,除了笑外,心里特别软,就想在某人恢复兽形时,狠狠地撸一把……这么一想,苏娜手又痒了。

“等你回来吧。”

“好,我们在托塔星最多待三天,等会挂了视频,我和爸爸说一声,让他准备去帝国。”

三天时间有点短,但如霍里所说,准备了这么长的时间,苏娜不止将本地的事处理好,甚至去了其他星球,运用自身异能结合莲莲能力,将无数荒芜之地变成绿色地带。

此举一下子令她受到当地居民拥戴网民热议,直称为史上最厉害的培育师,且呼声高的,令协会不敢拿乔,最后聘雇她为首席顾问,美名星际第一培育师,工作职责就是去各星球种种菜什么的都可以,完全没压力那种。

也因为去过其他星球,知晓自己能力,苏娜人生目标就此改变。

她希望,未来能靠自身能力改变荒芜星球,让整个宇宙慢慢恢复生机。

这是她对自己的期许。

也是心存感恩穿越大神对她的厚爱,极力想保住这儿的环境。

所以达到了无数人一辈子都达不到的名声地位,实现了所谓的人生自由,苏娜时间哪会不够呢,如今不过是舍不得托塔星罢了。

两人又说了几句话,苏娜搁下手边事,回家整理要带走的东西,顺道联系人。

得先通知协会高层一声,这样才能带莲莲离开,再然后是告知家里打工、想一起去帝国打拼发展的人开始打包行李,最后令小U备离别饭,和不想去的伙伴们及周旁邻居做个告别。

都认识互相帮忙这么久了,离开前不请客吃一顿,怎么地都说不过去。

就这样,吃吃喝喝忙活整理,霍里到来后,和苏鸣打了声招呼便在她房间睡的不醒人事,连吃饭都要她挖起来,直让人心疼又无奈。

这人就是拼。

但也是他这么努力,才让苏娜觉得这是个会珍惜自己的人。

等这儿的事告一段落,让信得过的小伙伴照看房子,正式拜别友人前往帝国,霍里基本将一切安排的妥妥当当。

不论是一同和她到帝国的人,一来就有房子住,还是早早就圈好并附有各种机器仪器的广阔田地,最最贴心的还是霍里特别整了一处方便她管理的中央厨房,并设有小型研发室,甚至这些设计和托塔星的家差不多,却又明显的宽敞、高了好几个档次。

“这栋房子是你平时工作累了能暂时休息的地方,但到了晚上就得回家。”霍里带苏娜参观的同时,不想某人一忙起来就将他给忘了,不得不事先声明。

苏娜笑眯眯回,“好,知道啦,这么担心。”

苏娜能这么说便是记着了,霍里没再叮咛,令负责这儿的管事将这些一同跟来的伙伴安顿,往自己住处去。

路途不远,苏娜估摸这个距离是几小们自己扎根生长,都能连到田园那儿时,顿觉霍里实在会安排。

这些总总,很能看出他的用心。

所以晚饭后,苏鸣累了被管家带去安排好的房,苏娜就是舟车劳顿该睡一觉补补眠,难得没有秒睡过去,而是撑着直打架的眼皮子和某人在床上聊天谈心。

当然,说的主要是后续婚礼的事。

托塔星上那场婚礼主要是挡住他国念想,真正的婚礼还是帝国这。

“虽然我那天只要像个展示娃娃就行了,总得认个亲戚……”

“我记得你说过,除了你家人外,还有表姑妈、大姨婆,跟二姑三姑小舅,以及表兄弟姐妹与友人和泽维尔一族……”

“呃,还有你爸爸这边的亲戚,那些亲王叔叔阿姨跟他们孩子……我记得你堂兄弟妹十几人……”

“嗯……还有将军级别的下属……”

“怎么感觉要记得人好多哈呜~”苏娜说到最后,打了个困到极点的呵欠。

霍里见状,登时不让她说了,直把人搂入怀里,“睡觉,别说了。”

“不行,我得记住他们……”

“他们都没你现在睡觉重要。”霍里哄孩子似的轻拍她的背,“成为我伴侣你不需要改变太多,只要适应身份上的改变,其他有管事给你提醒。”

“你也不需要处理,只要一声,他们便会处理这些琐碎的事。”

埋在他胸口乱动的苏娜停住动作,瓮声瓮气道:“你这么宠我,会把我宠坏造吗?”

“嗯,就怕你不坏。”

苏娜被他回答惹的闷笑了声,“我想撸白白了。”

霍里:“……”

两人分开这阵子,他兽形又恢复了以往高大,现在……霍里有种感觉,这会要是恢复兽形,准又成了幼崽状。

“睡觉吧。”

“我想撸白白。”

“睡觉。”

“我想……”

“再想我们就床上耗一晚。”

“你变了,再也不是任我撸的唔唔唔……”

……

如霍里所言,嫁给他,除了身份改变,基本想做什么依然能够去做,甚至只要开口,候在一旁的女官及管事就会吩咐下去,完全无须她劳累。

苏娜就此咸鱼——并没有。

她必须陪几小适应环境,还得利用异能改善一下水土,以利改良成功的种子顺利发芽,且必要时,还得安抚一下爸爸跟一块过来的伙伴情绪,更得去瞅瞅中央工厂进度,总之一切没那么轻松,但和以前比,又没忙到成陀螺的地步。

这样的日子不紧不慢过去,直到苏娜穿上婚纱那天,苏鸣那份‘埋藏’的情绪猛烈爆发!

“娜娜——爸爸好舍不得你啊……”

苏娜看着哭的比自己惨的苏鸣,都不知道该说啥好了,只能继续安慰,“唉啊爸爸,我结婚后,你想我了就来看我,或我去看你,又不是生离……”

“啊呸呸呸呸!大好日子说啥……”

“你自己说的。”苏娜嘀咕。

“你不懂!爸爸难受,就是难受呜呜呜……”

看着又哭了的苏鸣,苏娜内心叹气,顺着话说:“是是是,我不懂我不懂……”

“呜呜娜娜……”

“是,我在。”

“娜娜呜……”

“我在。”

“娜……”

“苏小姐,到你们出场了。”突然的话声插了进来,声音主人虽没进入房间,可还是让苏鸣的哭声一哽。

苏娜拿纸巾给苏鸣擦了擦,有些好笑又安慰道:“好啦爸爸,咱们得出去了,婚礼便是结束,你也不用急着离开,想住多久就多久。”

“娜娜……”

“苏小姐苏先生,我们还有五分钟时间,若你们好了,可否让我进去为你们整理礼服做最后的确认?”婚办工作员很是专业,就是急,也是站在门外说,没随意闯入。

“爸爸?”苏娜看着眼睛鼻子依然红红的苏鸣,语气透着询问。

“我去洗把脸,让她们先进来给你整装吧。”

苏娜应声后,见苏鸣进了卫生间,朝门口道:“你们进来吧。”

“好的,那我们进来了。”候在门口的婚办工作员礼貌性说了这句话,开门进入后,只见站在妆台前的新娘子微微侧身,点缀在鱼尾长裙上的珍珠随之晃动出耀眼辉泽,又被她拿着的毛皮披肩遮了那抹余光,让人视线没能忍住的停顿在那只抓着坎肩的纤纤玉手上。

那手真如玉般,透着凝脂般的光泽,且这份柔美,更让戴上华贵饰品的琐骨颈部线条优美精致,衬得满是浓浓胶原蛋白的粉嫩脸庞上,涂满喜庆的红唇鲜艳欲滴,描绘得宜的眉眼精致昳丽,令几名进来的婚办工作员无不下意识的屏了气。

这绝对是她们看过最漂亮的新娘子,没有之一!

几人多少被这份美丽冲击到,不过她们到底是受过专业培训的,失态只是一时,很快收拾情绪,分工合作地给新娘子确定妆容。

无误后,戴上了婚纱头罩,半遮半掩了极具攻击性的盛世美颜,再披上对应礼服的纯白色毛皮披肩,同款跟鞋,又整了整裙摆。

新娘子倒是没什么问题,很快处理好,最严重的还是从卫生间出来的苏鸣,因为哭过还洗了脸,这会看上去有点糟糕。

对专业的来说,这也没什么,何况男人的整装比女人容易的多。

“苏先生,时间不多了,我们为您整理一下仪容。”

“好,麻烦了。”

苏鸣一个应声后,几人一窝蜂围上去,很快便替他重新梳发、上妆、整领带等等,用时不用三分钟,立即还原到原先干净俐落的精神样。

苏鸣赞叹她们的快速,对镜中的自己也很满意,但这时已经不是让他欣赏的时候了,几名婚办工作员已经忙不迭的催促。

“时间到了,咱们抓紧时间出去,不然怕是要来不急了。”

一人开门一人领头,其他人给苏娜拎裙摆,浩浩荡荡出房门。

酒店走廊尽头的婚办工作员看到她们,立即道:“小朋友们!打起精神来,新娘子来喽!还记得阿姨跟你们说的吗?”

这话一出,躺在地上的小猪崽、趴着的梅花鹿幼崽、像假物一样不动的小鳄鱼、浑身红毛的小狮子、黑漆漆的豹子幼崽、懒洋洋挺着小肚子的短毛小水獭一股脑儿变成各具特色的软萌小孩。

小孩们穿着正式,顶着三头身的身高,奶声奶气囔囔。

“记得!”

“哇~新娘子好漂亮啊!”

“唉哟表舅舅的媳妇好美啊!”

“我喜欢统帅大人的媳妇!”

“大人的媳妇好漂亮鸭~”

“以后我嫁人也要这么漂亮!”

“羞羞脸,你这么小就想着嫁人了哈哈哈……”

“你管我哼!”

苏娜听霍里说过,来给自己当花童的都是他下属跟亲戚,此时见小孩们这么活泼的软萌样,多少莞尔。

穿着这一身,苏娜不好有什么摸摸头等动作,只能微笑。

“姨姨笑起来好好看呐~”

“漂亮的姨姨抱抱~”

小萝卜头们挨个扑向苏娜,直把一旁婚办人员吓的,想拉住人又怕违反工作规章,只能一旁着急说:“别撞新娘子啊小朋友!”

婚办人员不敢有动作,苏鸣则是觉得,小孩子嘛,力道能大到哪里去,闺女这么大的人,不至于被磕伤了,倒没动作。

于是不放心自家孩子、抑或刚从化妆室回来的父母们瞧见了,完全像刮来的一阵旋风,动作异常快速的在儿子闺女碰上新娘子前拉住,满脸紧张问,

“没碰伤吧夫人?”

“抱歉抱歉,没管好我家孩子,夫人您没事吧?”

苏娜苏鸣满头问号,但还是一个摇头,一个微笑说:“没事。”

她这一笑,合上轻柔的嗓音轻柔,顿时将几个大人给看楞了,直到里头乐声响起,婚办人员提醒,这才回过神。

“苏小姐、苏先生,该进场了。”

“来,给统帅大人的新娘拉好裙子,别乱扯哦。”

“像妈妈在家里教你的,轻轻的抓着新娘子裙子就,比如这样……”

“要听大人的话,别捣蛋知道不?”

大人们挨个叮咛自家孩子,得到‘知道啦’、‘好啦’、‘说的我好像多么不乖一样’等等好笑话后,苏娜在小花童们准备好,苏鸣抬起手臂、她搭上后,眼前这一扇大门缓缓拉开,热闹的话声与婚礼特有的音乐随之流倘而来。

这一刻,偌大宴席上,无数双眼随之望来。

苏娜一瞬间被所有人‘集火’,即便她向来淡定,此时不免被这么多看着自己的眼睛紧张到。

“爸爸在。”

听到声音,以及揽住的手臂上,一只粗糙厚实的大掌安抚性的拍了拍自己手,感受到那份暖意的苏娜,心头蓦地生出了一抹前所未有的情绪。

那是她不懂又说不出来的复杂情感,以致于眼眶红了都不知。

“爸爸……”

她声音莫名的带了几分哽咽。

回应她的,是苏鸣没间断、充满安抚温柔的轻拍大掌。

苏娜心,酸酸涩涩的,就连视野也模糊了。

她想起初来乍到时,苏鸣苍老却带着慈爱的微笑,与他肚子咕噜噜叫,依然将食物分给自己的画面,以及……

霍里站在台上,被友人下属同龄的亲戚拥簇,于他们笑声下,看着缓缓走来的苏娜,平时过于冷漠的俊脸上,难得少了冷俊,多了暖度。

但这,在他透过苏娜头纱罩,看到她目眶泛红,悦色顿时敛了几分。

他和苏娜认识这么久,从没看她红过眼,更没哭过,现在……

直到苏鸣停下来,说——

“霍里,我家宝贝交给你,你能保证善待她,不管几年后,依然爱她如今日?”

这句话,充满了一个老父亲对子女婚事的期许,霍里没回答他,只颔首地,便走下台阶,于花童们自动散开间,执起苏娜拿着捧花的手,对苏娜说:“不管今夕何年何月,我保证,我对你的爱只增不减。”

苏娜纤长的睫毛颤了颤,缓缓抬起低垂的脑袋。她看着面前霍里,再扭头向苏鸣,凝在眼里的泪,随之滚了出来。

“爸爸……”酝酿许久的情绪,这一刻,苏娜几乎失去了语言能力,只剩下将眼前打扮精神、面露不舍得老人拥抱住。

猝不及防的拥抱,极力崩住自己表情的苏鸣也瞬间红了眼眶,但苏鸣很清楚此刻自己要做什么。

“爸爸知道,爸爸知道你会幸福的……”苏鸣说着,安抚的拍了拍闺女,便带开,拉住她手,朝霍里说:“我闺女交给你了。”

“我会好好待她的,爸爸。”

苏鸣没说什么,只给了抹笑。一个相处至今,真心实意、终于认可这个女婿的微笑。

霍里感受到了,慎重的握住苏娜手,一同上了台阶,接受牧师族人等祝福贺词。

这是一个必要仪式。

过程不冗长,甚至带了几分轻松愉快,可霍里心思不在这儿上,全在苏娜上。

他惦记苏娜的眼泪。

那泪水,有种灼人心神、令人跟着难受的力量。

不过这股力量随贺词结束,所有人起哄闹着说‘亲新娘’时,某人瞪着他间,缓缓淡去。

“你又想蒙混过去了?”苏娜说。

又道:“告诉你,我已经成年了,还多了三岁!”

霍里登时笑了开来,于某人楞了之际,搂住她腰往身上靠,盖住她还想说什么的瑰丽唇瓣。

“如你所愿。”

喜欢星际第一培育师请大家收藏:(www.hgxsw.com)星际第一培育师后宫小说网更新速度最快。

星际第一培育师最新章节 - 星际第一培育师全文阅读 - 星际第一培育师txt下载 - 棠十四的全部小说 - 星际第一培育师 后宫小说网

猜你喜欢: 我在灵点超神的日子[无限]快穿之养老攻略嫁给死神[末世]星际第一培育师匪自地球来[全息]你打算萌死我吗[快穿][综英美]天罚快穿之宿主你把刀放下我靠美食征服星际快穿之我家宿主是爸爸
完本推荐: 妖魔哪里走全文阅读入戏全文阅读你别想得到我全文阅读上瘾全文阅读女配不做恋爱脑(快穿)全文阅读学霸的日本女友全文阅读求生全文阅读高攀全文阅读金枝玉叶全文阅读首富刚上幼儿园全文阅读高攀全文阅读这个门派要逆天啊全文阅读你打算萌死我吗[快穿]全文阅读牧神记全文阅读天道亲闺女三岁半全文阅读灭运图录全文阅读武极天下全文阅读微光全文阅读枷锁全文阅读鹅子,等妈妈捧你!全文阅读
最近更新: 颠覆了这是皇帝聊天群微光我靠美食征服星际你别想得到我守门之书求生穿成反派的工具人星卡大师(重生)晓组织的吉祥物诸天最强猎魔人入戏超神学院之远客人在木叶:开局获得王权剑意大主宰我真是实习医生万千宠爱[穿书]金枝玉叶别哭从大树开始的进化盗墓:从终极开始FOG[电竞][综英美]天罚元希修真录万箭倾心最强小农民女配不做恋爱脑(快穿)千金归来匪自地球来[全息]她似白月光快穿之宿主你把刀放下

星际第一培育师最新章节手机版 - 星际第一培育师全文阅读手机版 - 星际第一培育师txt下载手机版 - 棠十四的全部小说 - 星际第一培育师 后宫小说网移动版 - 后宫小说网手机站